首页 | 新闻 | 军事  359旅 | 影视  电影  电视剧  娱乐  天天故事 | 生活 | 儿童 | 中华5000年 | 天天博客
logo
雁门十月战旗红|记八路军雁门关伏击战
116.com.cn 发布时间: 11-03 08:03:40 来源: 红二方面军纪念馆v
  原标题:雁门十月战旗红|记八路军雁门关伏击战

  雁门十月战旗红|记八路军雁门关伏击战

  晓哲

  一、雁门古道

  雁门关,在山西代县北部雁门山上,是明代内长城的重要关隘之一。它与西邻的宁武关、偏头关(今偏关)合称雁门三关,也叫外三关,与河北境内的内三关(倒马关、紫荆关、居庸关)呼应。

  雁门关这一片山属恒山山脉西段,山体从西南向东北延伸,南面是滹沱河灌溉的忻州盆地,北面是桑干河滋养的大同盆地。历史上雁门山以北地区称为“雁北”,抗战时八路军在此活动的部队,就叫雁北支队。

  雁门关是著名历史文化遗存,每年慕名而来的游人如织。可多少人知道,如今的雁门关原叫东陉关,古雁门关为西陉关,位于今雁门关西边10余里的勾注山顶,正在夕阳下黯然神伤。论起来,那个才是正根:“西陉,关名也,在雁门山上,东、西山岩峭拔,中有路盘旋崎岖,绝顶置关,谓之西陉关,亦曰雁门关。”《新唐书·地理志》

  陉读“型”,指山脉中断处的山谷峪口。今雁门关与古雁门关分列于雁门山东陉与西陉,守住了两条南北要道。雁门山西临勾注山(旧写“句注山”,古时包括雁门山),其“山形勾转,水势注流,故名勾注山。”(清乾隆四十九年《直隶代州志》)两山相交处,人工开凿出一个V形豁口,因石峡呈黑褐色俗称“铁裹门”。公元前130年,汉武帝“发卒万人,治雁门险阻”,(《汉书·武帝纪》)随后大汉军队由铁裹门进出,征讨匈奴。到了魏晋南北朝,封建割据战事四起,公元419年北魏在此建起关城,于是有了雁门关。(《魏书·礼志》)

  东陉关始建于唐朝中期,比古雁门关晚了好几百年。据载公元755年(天宝14年)郭子仪平定安史之乱时,“围云中(今大同),拔马邑(今朔县),遂开东陉关。”(《唐史通俗演义》)之后雁门、东陉双关并立,元朝时此地已非前线,两座关城均被废弃。

  到了1374年(明洪武七年),山势更加险峻的东陉关迎来新生,朝廷在此“筑路修垣,大建关城”,嘉靖、万历年间又数度增修,渐成规模。古雁门关虽未能复生,但名号犹在,1785年(乾隆50年)的大清广舆图上,只标雁门关,不见东陉关。而1482年(道光22年)完成的《嘉庆重修一统志》里,古雁门关仍为雁门关,东陉关还叫东陉关,分行而列,各有表述。
      雁门十月战旗红|记八路军雁门关伏击战
  清乾隆五十年大清广舆图

  世事沧桑,荣枯本是无常数。古雁门关虽已废弃,西陉通路仍在,到了民国,为了汽车通行,这条古道老树开花,被改造成公路,是大同到忻县的主要通道,一时车鸣马嘶不绝于途。东陉关道则因坡高路陡年久失修,已行人渐稀,那座寒风中寂寥端坐的东陉关城,倒也收之桑榆,成了雁门关的形象代表。

  现如今民国老路被弃,路东雁门山一侧建起了盘山公路,即208国道。208从今雁门关往南一路下行弯道重重,人称雁门十八弯,并在肘弯处立牌警示。从十五弯到十八弯,路旁沟壑断崖下,有一条南北通达植被茂密的幽谷深沟,伴着潺潺流水,这便是旧日里民国公路西陉故道所经处。滚块石头下去,没准传来千年回响。

  这段深沟,就是黑石头沟。
      雁门十月战旗红|记八路军雁门关伏击战

  从雁门十六弯北望黑石头沟

  二、忻口硝烟

  唐代诗人李贺有诗云:“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写的是古代雁门关前的战争场景。1937年秋,雁门关下战事重开,日寇驱兵杀到这里。

  “七七事变”爆发后,战火很快从平津烧到山西。8月底侵华日军攻占了张家口,随后兵分两路,一路以东条英机为指挥官的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沿平绥(北平到归绥,即今北京到呼和浩特)铁路西进,目标包头,并于9月13日占领了平绥线重要节点大同。另一路板垣征四郎为首的第5师团,沿蔚县、涞源南下,准备参加保定方面会战。9月18日,日军“华北方面军决定改变第五师团使用方向,占领代州附近,作为太原作战前提。”(《华北方面军机密作战日志》昭和12年9月18日)21日,板垣第5师团主力改道西进,向内长城的平型关发起攻击,遭到中国守军顽强抵抗。9月25日八路军第115师在平型关外一段峡谷中袭击敌军运输车队,取得平型关大捷,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

  为“协力”平型关前一筹莫展的第5师团,关东军从大同派出增援部队分三路南下:右路酒井兵团堤支队9月28日占领朔县,30日占领宁武;(《堤支队战斗详报第4号》昭和12年9月25日至9月30日)左路筱原兵团从应县突破内长城茹越口后,29日经铁角岭占领了繁峙;中路猪鹿仓部队经雁门关南下,30日晚8时占领代县。(《筱原支队陣中日志第2号》昭和12年9月1日至9月30日)至此,中国军队的内长城防线被多路突破。

  有鉴于此,时任第二战区司令长官的阎锡山于30日决定放弃平型关,退守忻口,利用既设国防工事与日军决战,保卫太原。

  10月1日,日军下达攻占太原作战计划,由西进的第5师团主力,配属南下的关东军所部,在代县附近集结,首先进行晋北作战,突破忻口防线,进而攻占太原。此举政治目的大于军事,日军档案坦言:“攻占太原的政治价值在于打击山西共产军,打破南京政府依赖苏联援助的幻想,从而对战局产生重大影响。”(《华北作战史要 第1卷》第2部:资料,第4章:第5师团作战机密)

  忻口的地理位置非常重要,是太原北部最后一道屏障,不容有失。国民党军战史写道:“忻口镇,东有五台山,西有云中山为之依托,如日军南下深入,国军可凭收东西夹攻之效,倘此地国军不守,则日军可直迫太原。”(《国民革命战史第三部:抗日御侮》第4卷)

  同在10月1日,蒋介石下令第一战区第14集团军总司令卫立煌,率国民党中央军四个半师,由石家庄经太原星夜驰援忻口,以加强力量。随后参加忻口会战的中国军队组成了左、右、中央和预备四个集团军,指挥官分别由杨爱源(第六集团军总司令)、朱德(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卫立煌(第十四集团军总司令)和傅作义(第七集团军总司令)担任,八路军第120师和115师分属左、右集团军序列, 10月中旬129师赶到后划入右集团军。(八路军于1937年9月14日改番号为第十八集团军,但“八路”称号一直沿用到抗战胜利。)

  10月13日拂晓,日军以关东军为右路,第5师团为左路,向守卫忻口的中国军队发起攻击,忻口会战就此展开。
      雁门十月战旗红|记八路军雁门关伏击战

  忻口会战中国军队序列

  三、剑指西陉

  抗日战争中,日军一路攻城掠地气焰嚣张,一个重要因素是拥有飞机、火炮、坦克、装甲战车等优势兵器。因此,断绝其弹药、燃料补给,使这些现代化装备成为摆设,必定极大削弱日军战斗力。
      雁门十月战旗红|记八路军雁门关伏击战
  1933年民国地图(山西省局部)

  按照作战计划,八路军的任务是前出敌后,断敌交通,国民党军则负责正面防御,并适时出击协同八路军作战:“第十八集团军之第一一五师、第一二〇师,分向平型关及雁门关实施包围,截断敌之交通,使主力作战容易。并以有力一部,相机威胁敌背,形成优势包围形势”,“主阵地藉前方掩护,竭力充实战备,全力阻敌前进,并相机出击,协同第一一五师、第一二〇师,包围敌人于原平以北地区而歼灭之。”(《第二战区作战计划》1937年10月1日)

  日军后方交通线有三条:东路从平型关、繁峙到代县、忻口,西路从朔县、宁武到忻口,中路从广武经古雁门关到忻口。日军补给基地设在大同,(《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第1卷第2册,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著),军需物资经铁路送到大同后,再用汽车转运到忻口前线。(此时同蒲铁路北段尚未修通)而途经古雁门关的公路是其主要运输线。
      雁门十月战旗红|记八路军雁门关伏击战
  忻口会战时日军后方运输线(粗箭头所标)昭和12年10月《华北方面军兵站监部行动详报》

  在八路军第115师和120师积极行动下,东、西两条路被切断,雁门关成了日军输送补给的唯一命脉。10月15日,十八集团军总司令朱德、副总司令彭德怀致电毛泽东、周恩来,告知:“宁武、朔州交通被我完全破坏”,“平型关至代县被我截断,给敌以极大困难,惟雁门关交通尚未完全截断,正设法截断中。”

  截断雁门关交通的任务,交给了120师。10月16日,朱德和彭德怀致电120师,令第358旅副旅长李井泉(11月2日改任358旅政治委员)“率一个营附电台经崞县、代县以西山地,星夜赶占雁门关,彻底破坏道路,抗击敌援兵。”

  而前一天即10月15日,120师已组成贺廖支队,由358旅第716团团长贺炳炎和副团长廖汉生(11月2日改任716团政治委员)率队,到雁门关附近活动。(周士第《阵中日记》)据廖汉生回忆:“贺炳炎团长和我传达了师首长的战斗意图,率团直属队和第三营组成贺廖支队向雁门关地区挺进,第一营则随358旅旅部和715团行动。”(《廖汉生回忆录》)

  716团下辖3个营,除第2营随前任团长宋时轮组成宋支队开赴雁北外,还有第1营和第3营及团部直属队。编制上,每营有4个步兵连和1个重机关枪连,团部直属队辖有迫击炮连和特务连,全团人员满编1989名。(《120师人员武器统计表》1937年9月16日)

  为加强作战力量,120师在贺廖支队出发次日,电令358旅“派第716团第1营即刻出发,本日到大牛店以北,17日到老窝窝附近,18日到雁门关,归贺廖指挥。”(《贺龙、关向应、周士第致张宗逊、李井泉电》1937年10月16日。张宗逊时任358旅旅长)同时要求贺廖支队:“17日要进到雁门关附近,袭占雁门关,坚决执行任务。”(《贺龙、关向应、周士第致贺炳炎、廖汉生电》1937年10月16日)

  山路崎岖难行。当天贺廖支队回电告知:“因风大、路崎岖,掉队多,16日到宽草坪宿营,17日可到老窝村,18日才能到雁门关”。
     雁门十月战旗红|记八路军雁门关伏击战

  1937年10月,贺廖支队开进路线图

  第二天贺廖支队再报:“本日到秦庄、王庄宿营,离广武20里,距雁门关40里”,“敌交通不经雁门关,公路离雁门关约10余里。”

  电文里的雁门关显然指东陉关,秦庄和王庄在公路以西20余里山路的另一条山沟里,比老窝村离公路更近。

  贺廖支队同时告知:“拟明早5时出发”,“向黑石头沟、吴家窑一带布置及破坏以南之两桥,并派少数兵力相机占领雁门关。”“第一营尚未到”。同日,张宗逊和李井泉电告师部:“第716团第1营今日可达西王庄,18日经老窝窝向雁门关前进。”

  四、狭路相逢

  电报中提到的吴家窑位于黑石头沟南口。公路从黑石头沟出来,经吴家窑通往太和岭口,路旁有一条滹沱河支流,蜿蜒蛇行,水势随季节变化。因此,这段路建了多座桥梁,跨越河水左、右两岸,以使公路畅行。沿途峰高谷低,植被茂密,便于隐蔽,是破坏交通伏击日军的理想战场。

  10月18日一早,贺廖支队从秦庄和王庄出发,向预设阵地出发。几乎与此同时,南、北两路日军车队,也向这里开进。八路军一到黑石头沟,即与日军遭遇,双方激战,随后敌机也赶来助援:“上午九时到黑石头沟,先头部队与敌汽车相遇。敌由北向南开的约百五六十辆汽车,满载步兵,接触约五分钟。敌由南向北开的约二百辆汽车,亦载有部队。接触后,我当即派出二个排向太和岭口警戒,主力出击敌由北向南的汽车。敌死守,毙敌约二百人以上,炸毁敌汽车廿余辆。后面敌人登山,敌机四架来袭,我第十一连、十二连撤下来。(《贺炳炎、廖汉生致贺龙、关向应、周士第电》1937年10月18日18时)
     雁门十月战旗红|记八路军雁门关伏击战
  10月18日贺廖支队3营伏击阵地

  据廖汉生回忆:“这一仗,我们击毁敌军车二三十辆,毙伤敌兵200 多名。黑石头沟里黑烟滚滚,击毁的汽车从南北两头把路堵死了,日军南北两个车队300 来辆车被阻在沟里,动弹不得。据战后到过现场的群众讲,日军一直收拾到夜晚才撤走,临走时在黑石头沟竖了一块木牌子,写着此地被打死67 人,提醒过往车队千万小心。”(《廖汉生回忆录》)

  有军事常识的都知道,作战时负伤人数通常比阵亡高出数倍。统计显示,日军华北方面军1937年度作战中,“战伤”人数比“战死”高3.26倍(《年度人员损耗一览表》昭和16年4月12日,华北方面军司令部)以这个比率为参考,18日黑石头沟一战,日军战死67人,战伤约218人,共计伤亡约285人。

  19日,朱德、彭德怀向八路军各部通报了前一天战况:“敌由广武南开汽车百余辆,满载步兵,被我截击于雁门关附近,敌军下车登山配合守备队向我猛击,激战三小时,毁敌汽车三四十辆,敌伤亡极众,我亦伤亡五十余人。”同日,朱德、彭德怀向第二战区报告:“我贺师有力雁北支队,十八日午抵雁门关,不到五分钟,由北向南汽车一百五十至一百六十辆,载满敌兵。当即激战约三十分钟,由阳明堡向北汽车约二百辆,敌掩护队,均下车向支队夹击,敌机四架助战。敌因我火力猛烈袭击,死伤二百余人,击毁汽车二十余辆。”

  10月20日,朱德、彭德怀向忻口前线各部通报:“我贺师一部十八号袭雁门关,当遇由北开来汽车约百辆,由南向北汽车二百余辆,激战至十九辰,敌由北向南增援汽车数十辆,飞机四架助战,终因敌众我寡未能完全阻塞大道,北来汽车一部约五六十辆载步兵数百人向南逃去。因我雁门关附近兵力薄弱,雁门关附近大,仍未能如平型关通路一样完全阻塞,拟再调王副旅长率领之团开赴雁门关,加强该方兵力,以期彻底阻塞大同、雁门通路,困死敌人在现地域。”(《朱德、彭德怀致卫立煌、傅作义、杨爱源、孙楚电》1937年10月20日)

  电文中的“王副旅长”指120师359旅副旅长的王震(11月2日改任359旅政治委员),“率领之团”指359旅717团,团长刘转连。359旅另一个团即718团留守陕甘宁边区。

  同一天,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向国民政府军政部长何应钦通报忻口战况:“我八路军张旅之一营,巧日(指18日)驰雁门关,破坏交通。敌由崞县、繁峙调兵两团进击,战斗甚烈。”
     雁门十月战旗红|记八路军雁门关伏击战

  120师师长贺龙、参谋长周士第、政治委员关向应、政治部主任甘泗淇(右起)在晋西北

  五、断敌补给

  18日战斗后,716团第1营赶到。廖汉生回忆:“两天后,我们又把部队拉到雁门关西边的山址子上,选择从广武方向来的汽车路将要上垭口的地方作为伏击点,第1 营、第3 营分别摆在汽车路东西两侧,伏击日军从北向南的运兵车队。”“吸取上一仗的经验教训,我们事先对公路、桥梁进行了彻底的破坏。”(《廖汉生回忆录》)

  21日早8时,贺廖支队电告师部:“1、贺炳炎率二个连在黑石头沟破坏桥梁九座。廖率二个连在斗口、梁子以南破坏桥三座。王营长率二个连占领雁门关,今未动。2、第一营今在黑石头沟以西,伏击敌汽车,敌电线亦被破坏”。“王营长”指716团3营营长王祥发。

  至此,途经古雁门关的南北公路被多处破坏,日军往忻口前线输送补给的通道陷入瘫痪。

  当天,日军车队经过黑石头沟时,再次遭到716团伏击。当晚贺廖支队向师部汇报“1、今天上午九时与敌接触,由南向北汽车约二百辆,由北向南汽车,因公路破坏,即下车,人员约一个营,敌机五架,激战二小时。”廖汉生后来回忆:“为了避免过大的伤亡,我们在给敌人以猛烈、突然的火力袭击之后,立即撤出战斗。”(《廖汉生回忆录》)

  避其锐气,击其惰归,及时撤出战斗无疑是最佳选择。古人云:“善弈者谋势,不善弈者谋子”,贺廖支队的任务属战役层面,切断交通即为完成任务,远比多消灭几个敌军意义大得多。
     雁门十月战旗红|记八路军雁门关伏击战
  从吴家窑北望黑石头沟

  1937年10月18日和21日,716团在黑石头沟的两次战斗,定格为今日特指的“雁门关伏击战”。据我军战史载:“从18日到21日,我716团在雁门关以南共毙伤敌500余人,毁第汽车数十辆,切断了敌由大同经雁门关至忻口的后方补给线。”(《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第2卷)

  实际上,贺廖支队的破袭作战远不止两次。道路桥梁被破坏后,日军派出工兵进行抢修,八路军的战术是随修随毁,同时袭击修路敌军,使公路始终无法通行。25日贺廖支队向师部汇报:“第一营二十三日又重破坏桥梁。”“二十四日袭击毙敌数十。”日军则疯狂报复,烧光了公路周边房子:“广武至太和岭口之房子已烧光。”

  120师其他部队也在雁门关南北参与了作战。10月23日,宋支队在雁门关以北,大同至广武的周徒(庄)附近埋伏,“遇大同开广武之敌汽车卅二辆,毁车十八辆,毁其所载粮弹,并俘日兵卅余名”。同日,359旅717团在雁门关以南,“埋伏于王董(堡)村附近,遇由崞县北开之敌汽车八十余辆,毁车廿四辆。”(周士第《阵中日记》)

  为进一步瘫痪日军交通,10月25日毛泽东指示朱德、彭德怀:“为确实截断雁门关南北大道起见,王震部拟以加入雁门关一带配合宋时轮支队作战为有利”。10月28日,120师致电贺炳炎、廖汉生并告王震,决定717团接替贺廖支队,继续在雁门关附近破袭道路:“廖率第一营待曾来古到后向北移动,归还宋支队。”“贺率第三营及电台回神池整理”,“王震率第七一七团到老窝窝、王庄,破坏雁门关道路。”

  29日周士第在日记中记载:“王震率第七一七团在雁门关破坏道路,贺廖在老窝、道佐村。”

  接到命令后,王震率部赶赴太和岭口,继续执行破袭任务。29日阎锡山、黄紹竑向南京大本营汇报:“八路军游击战结果:……崞县王旅一部,艳(29)日,已将太和岭口桥梁破坏。”电文中的“王旅一部”即王震率领的359旅717团。

  八路军内部记载:第717团“俭(28日)晚进袭雁门关附近之太和岭口,敌之护路部队被击毙十余人,并破坏太和岭口附近桥梁一座。艳(29日)晚又分途袭炸雁门南北大道,因敌防范甚严,经强袭强炸结果仅炸毁五处,我伤亡五十余人。陷(30)日敌由南北开之汽车廿余辆,步兵三百余人进抵炸坏处,企图修复。我一部又赶到以火力猛袭,敌伤亡甚大。”“冬(11月2日)日敌装甲汽车驰至太和岭口附近触发地雷,炸毁装甲车两辆。”(《第八路10月18日至11月3日战斗汇报》第八路总指挥部,11月4日)
            雁门十月战旗红|记八路军雁门关伏击战

  1937年八路军档案

  六、功在全局

  断绝日军交通线,意义重大。

  忻口会战中,日军动用了大批坦克、装甲战车、飞机和各种火炮,仅大口径火炮(不算迫击炮、掷弹筒)就有95门:“有山炮二十一门、野炮四十四门、轻榴弹炮二十门、十五厘米榴弹炮八门、十五厘米加农炮二门。”(《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第1卷第2册,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著)同时经关东军转供第5师团大批弹药,如“九〇野炮榴弹九千六百发”(华北方面军作战命令丙第四九号,昭和12年10月9日)、“四一式山炮榴弹五千发”(华北方面军作战命令丙第五八号,昭和12年10月14日)、“五十瓩爆弹六百五十发”(华北方面军作战命令丙第六八号,昭和12年10月19日)等。“五十瓩爆弹”为日军九四式航空炸弹。

  凭借强大火力,日军5000余人开战后仅数小时即摧毁了忻口防线前沿工事,渡过云中河,突破守军阵地,占领了南怀化(今原平市河南村)等多处要点。随后国民党军多次反攻,不惜重大伤亡,仍未能夺回所失阵地,10月23日,日军增援部队萱岛支队(以中国驻屯步兵第二联队和战车、骑兵、工兵各一个中队为基干)加入了战斗。27日和29日,日军又将守备京津地区的第109师团两个大队和一个机械化步兵联队,增派给第5师团,(《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第1卷第2册,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著)用来加强忻口攻势。

  然而事实证明,自雁门关交通被切断至11月2日战役结束,尽管兵力增加,进攻忻口的日军却始终未能再进半步。这除了中国守军不怕牺牲英勇作战外,日军缺少弹药、燃料,优势装备无法发挥预期功效,也是重要原因。国民党军战报写道:“(日军)其后方之繁峙城、雁门关均为我十八集团军派队于十九日陆续袭占,敌之弹药、汽油俱被断绝。”(《晋北忻口会战战斗详报》第14集团军总司令部)
             雁门十月战旗红|记八路军雁门关伏击战

  彭德怀:三年抗战与八路军

  此时日军粮草也成了问题。由于120师“切断雁门关南北的敌人运输要道,迫使敌人不得不藉飞机来输送给养,一直到忻口放弃为止。”(彭德怀:《三年抗战与八路军》1940年6月27日)忻口前线总指挥卫立煌于10月24日致电蒋介石:“敌雁门关被切断,粮秣极感困难,现向地方征发杂粮中。”当天第二战区司令长官司令部高级参谋楚溪春也向各方通报:“雁门关方面之敌,后方亦被我击断。贺龙120D大部已到第右后方活动,距敌甚近,但敌仍顽抗不退。”文中“120D”即120师。

  25日,卫立煌电告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此间激战半月”,“敌屡攻屡挫,锐气已尽,兵心涣散。惟目前第十八集团军主力尚在平型关以东及雁门关方面,连日期望与之直接协力已不可能。”这份电文显示,身处敌后的八路军,没能得到国民党军任何作战协同及后勤支持,只能依靠自己独立作战。事实上,自22日左集团军划归中央集团军指挥之后,“左集团军除第十八集团军之第一二〇师正向敌后游击外,已无其他部队。”(《国民革命战史第三部:抗日御侮》第4卷)

  11月1日,120师参谋长周士第在10月总结中写道:“从前崞县、忻口方面之敌本有三条后方交通……但现在只有雁门关、广武这一条交通路线,且被宋支队、贺廖支队、第七一五团、第七一七团不断的袭击与破坏,交通时常受阻。故忻口之敌有很大困难。敌人用飞机送粮食、食品,士兵吃豆子、无棉衣、要烤火”,“敌自十三日起攻击忻口,已有十八天,尚未得逞,死伤甚众。”

  忻口防线在八路军和国民党军积极作战密切配合下,自开战到结束始终未被日军跨越,是抗战初期一次成功的防御作战。后由于沿正(定)太(原)线进攻的日军于10月26日攻占娘子关,太原受到严重威胁,参加忻口会战的国民党军于11月2日开始撤离战场退守太原,忻口会战宣告结束。

  11月初,撤到太原的卫立煌见到周恩来时,抱拳称谢:“八路军把敌人几条后路都截断了,对我们忻口正面作战的军队帮了大忙。要不是娘子关方面的情况变化,我们真能够把板垣师团歼灭一个差不多(原文如此——笔者注)。这件事情没有完成真是可惜,太可惜了。”“我代表忻口正面作战的将士对八路军表示感谢,感谢!”(赵荣声《回忆卫立煌先生》)

  后来朱德总结道:“忻口之役,我中央军在正面顽抗外,我同蒲北段游击(支)队向敌不断骚扰和袭击,雁门关要隘曾几度被我占领,弄得板垣五师团陷于泥潭中,退不可欲进不能,原来吃大米罐头的日本贵族兵也不能不尝尝高粱包谷的美味,机械化部队在一个时期内几乎全失去作用,使忻口正面战斗竟能支持21天之久。假如不是娘子关失陷,正太敌人的猛进,板垣师团是不能那样容易解围的。”(朱德:八路军抗战一周年,1938年7月3日)

  退守太原的国民党军没来得及组成有效防御,11月8日太原即告失陷,华北地区以国民党军为主的正规战阶段就此宣告结束,以八路军为主的敌后游击战揭开了序幕。当天毛泽东指出:“太原失后华北正规战争阶段基本结束,游击战争阶段开始。这一阶段,游击战争将以八路军为主体,其他则附以于八路军”,“八路军将成为全山西游击战争之主体。”(《毛泽东致周恩来、朱德、彭德怀、任弼时并告林彪、聂荣臻、贺龙、萧克、关向应、刘伯承、徐向前、张浩电》1937年11月8日)。

  七、名留青史

  忻口会战中,八路军在雁门关等地的敌后作战行动,通过媒体迅速在海内外广为传播,为中国抗战史写下浓重一笔。10月19日汉口大公报报道:“中央社太原19日晚12时电:19日晚据前方捷讯……三、某部有力支队18日午抵雁门关,未五分钟即发现由北驰南之汽车百五六十辆,满载敌步兵,当为向忻口方面之援军。该部当突出袭击,敌仓皇应战,忽有由阳明堡北开汽车约二百辆,亦满载敌兵,见其同伙受围,纷纷下车向我军支队夹攻,旋又飞来敌机四架助战。该支队动作矫捷,应付从容,敌则疲于奔命,伤亡甚众,我并击毁其汽车二十余辆,至是日黄昏前尚在激战中。”
       雁门十月战旗红|记八路军雁门关伏击战
  1937年11月5日巴黎《救国时报》

  10月20日大公报转发中央社报道:“现雁门、大同间交通已被我破坏,敌军运输困难,后援断绝。”24日该报再转中央社电:“我军抵雁门关之某部,21日晨八时遇有敌方大批汽车,计向被驶者二百余辆,向南数十辆,因道路被破坏,敌全部下车,与我激战数小时之久,敌车辆破毁甚多。”

  10月25日,毛泽东在延安同英国记者贝特兰的谈话中指出:“如你所知,八路军曾经取得了多次的胜利,例如平型关的战斗,井坪、平鲁、宁武的夺回,涞源、广灵的克复,紫荆关的占领,大同雁门关间、蔚县平型关间、朔县宁武间日军的三条主要运输道路的截断,对雁门关以南日军后方的攻击,平型关、雁门关的两次夺回,以及近日的曲阳、唐县的克复等。”

  10月27日,《大公报》以《晋北游击又大捷 我军收复雁门关》为题,对雁门关伏击战进行了多项报道:

  “中央社太原二十五日合众电:今日此间接左路集团军告捷电讯,该路军所属纵队,在大同雁门关公路出兵突袭日军前哨,包括桥梁五座,并予日军之交通线以重大损害。该报告又称,因交通陷于危境之结果,日军之炮弹渐感缺乏,因此目下已有大炮百尊,由前线之后方的崞县向后移至第二道交通线的代县,以防为我军截获。”

  “中央社南京二十六日电:我某部二十日晚十一时确实占领雁门关,破坏公路桥梁五处。”

  “中央社太原二十六日电:我出动于雁门关之部队,现与敌千余名在黑石头沟附近对峙中。”
      雁门十月战旗红|记八路军雁门关伏击战

  1937年11月27日汉口《大公报》

  八路军的敌后游击作战,给日军造成很大损失,10月30日东京《日日新闻》刊登特派记者三原长井的报道:“共军威胁我军后勤补给线”,“我军若去讨伐,他们或许逃跑,或许在桥梁、狭路等处袭击卡车队。尽管将其击退了,但我方常常蒙受很大的损失。”

  后来日本出版了一本专著叫《游击队和游击战》,其中专门有一章“八路军的游击战”,作者写道:“在作战时,共军从正面不公然进入战场,而是经常从侧面或背后进行破坏,妨碍我方交通运输,为此,牵制我不少兵力。战斗部队一来,共军即行逃去,转而袭击后面来的我方辎重部队,确属难于应付的一群对手。”(《游击队和游击战》东京和泉书院,1940年6月版)

  游击战是八路军的拿手好戏,尤其在敌强我弱态势下。毛泽东后来总结说:“游击战争还有其战役的配合作用。例如,太原北部忻口战役时,雁门关南北的游击战争,破坏同蒲铁路、平型关汽车路、阳方口汽车路,所起的战役配合作用,是很大的。”(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1938年5月)

  八、英雄何在

  时光荏苒,参加黑石头沟作战的老人们已纷纷远去,但那支部队的血脉仍在传承。2015年9月3日,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上,当年参战部队组成“雁门关伏击战英雄连”英模方队,整齐通过天安门广场,接受全国人民检阅。
      雁门十月战旗红|记八路军雁门关伏击战
  2015年9月3日天安门广场参加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的雁门关伏击战方队

  这个连队的前身,是雁门关伏击战参战连队之一的716团特务连,后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军1师3团3营7连。由于表现突出,该连先后于1964年大比武时被原武汉军区授予“夜老虎连”、1985年老山轮战时被原昆明军区授予“尖刀7连”荣誉称号,现在隶属第74集团军第1旅。

  要奋斗就会有牺牲,雁门关伏击战中,我军也有不小伤亡。10月18日的战斗中,“我共伤卅三人,其中有连长一、参谋一、排长一;阵亡五十人,其中有政指一、排长三。”(《贺炳炎、廖汉生致贺龙、关向应、周士第电》1937年10月18日18时)

  这个报告只统计了参战连队的伤亡情况,实际上716团参谋长刘子云也在战斗中负伤,被子弹击中左胸。据《刘子云画传》载,因部队撤出战斗,他告诉警卫员:“天黑后再来找我”,随即滚下山坡隐藏在草丛中,目睹日军收拾死伤人员和受损汽车至黄昏时撤走。后半夜,警卫员带人回到伏击战场,找到他,抬回老窝村抢救。据120师《抗战三年来我部团以上干部伤亡登记》记录:“第七一六团参谋长刘子云,一九三七年十月十八日,山西雁门关战斗伤。”

  刘子云是江西永新人,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曾任职原广州军区副参谋长。

  廖汉生回忆18日战斗时写道:“这一仗,我们的伤亡也不小。”“十一连损失最大。该连政治指导员胡觉三在与敌人格斗中,发现车下藏着一个敌兵,上前去捉活的,却被那家伙一枪打中了胸膛,不幸牺牲。撤出战斗时,由于情况紧急,我们只把伤员背了出来,胡觉三等五十位牺牲同志的遗体没能抢运出来。”(《廖汉生回忆录》)

  而在10月21日战斗中,“我伤十三人(排长、排副各一),牺牲二十人(排长二)”。(周士第《阵中日记》)

  被载入史册的雁门关伏击战,八路军共有70名指战员在黑石头沟牺牲。战争年代档案流失,现在除11连指导员胡觉三外,其他烈士姓名已无从考证,留下了历史遗憾。

  数典忘祖不是中华民族的选项。2017年10月,雁门关伏击战80周年之际,八路军120师与晋绥边区后代,携手山西忻州军分区和代县人民政府,共同在战场原址断壁之上修建了“雁门关伏击战遗址”石刻。一块见证当年战斗的千年卧牛石,被刻下“70烈士牺牲处”,以昭示后人铭记历史,珍惜当下。这处战场旧址,将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供后人凭吊、缅怀、净化心灵,探寻共和国的来时路。
     雁门十月战旗红|记八路军雁门关伏击战
  雁门关伏击战旧址石刻

  金秋十月,黑石头沟碧空如洗,青山依旧。斜阳古道旁,野花曳曳,流水涓涓,蝉鸣苍柳,雁阵惊寒。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责任编辑:赵明刚 XN031

 共1页  1 
分享到: 更多
  精品推荐
  军情观察
  九州演播室

                世纪末之战(上)
世纪末之战(上)

                燃烧的血
燃烧的血

                中国消失的军兵种
中国消失的军兵种

                中国消失的军兵种
中国消失的军兵种
九州商城

content1

content2

content3

content4

content5

content6

content7

content8

content9

content10

content11

content12

content13

content14

content15

content16

content17

content18

content19

content20

content21

content22

content23

content24

content25

content26

content27

content28

content29

content30

content31

content32

content33

content34

content35

content36

content37

content38

content39

content40

content41

content42

content43

content44

content45

content46

content47

content48

content49

content50

content51

content52

content53

content54

content55

content56

content57

content58

content59

content60

content61

content62

content63

content64

content65

content66

content67

content68

content69

content70

content71

content72

content73

content74

content75

content76

content77

content78

content79

content80

content81

content82

content83

content84

content85

content86

content87

content88

content89

content90

content91

content92

content93

content94

content95

content96

content97

content98

content99

content100

content101

content102

content103

content104

content105

content106

content107

content108

content109

content110

content111

content112

content113

content114

content115

content116

content117

content118

content119

content120

content121

content122

content123

content124

content125

content126

content127

content128

content129

content130

content131

content132

content133

content134

content135

content136

content137

content138

content139

content140

content141

content142

content143

content144

content145

content146

content147

content148

content149

content150

content151

content152

content153

content154

content155

content156

content157

content158

content159

content160

content161

content162

content163

content164

content165

content166

content167

content168

content169

content170

content171

content172

content173

content174

content175

content176

content177

content178

content179

content180

content181

content182

content183

content184

content185

content186

content187

content188

content189

content190

content191

content192

content193

content194

content195

content196

content197

content198

content199

content200

content201

content202

content203

content204

content205

content206

content207

content208

content209

content210

content211

content212

content213

content214

content215

content216

content217

content218

content219

content220

content221

content222

content223

content224

content225

content226

content227

content228

content229

content230

content231

content232

content233

content234

公司介绍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律师声明 | 广告服务 | 商务合作 | 招聘信息 | 纠纷处理 | 执行主编:付金丽XN005
北京在线九州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北京市朝阳区三间房乡北双桥甲2号三间房动漫孵化园二期26内1室
天天在线 116.com.cn Copyright ©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0104053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京ICP证031060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客户服务热线:010-85871506  投诉举报:010-85871506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京网文【2016】5775-753号        

免责声明:天天在线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一切争议和法律责任请与内容提供商联系。
  
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备:11010514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142